有意思的植物English’ name

在翻译文学著作的时候追求“信、达、雅”。一些中西方都有些植物,它们的名字因为不同的言语文化,用不着翻译就自成趣味,不经意间令人会心,莞尔一笑。前几日就来介绍部分宽广的植物和它们的妙趣横生的英文名字吧。

 拟形类

Green foxtail

“绿狐狸的狐狸尾巴”,同样都是尾巴,却比中文名“狗尾巴草”更适合它可爱软萌的形象。

夕阳映照着狗尾巴草的毛绒,好像金色小狐狸在草丛里摇着繁荣的小尾巴。令人回想了安房直子,新美南吉的童话故事里可爱,单纯的小狐狸。从不领悟的地点赶来了我们的活着了,又摇摇尾巴消失在一片草丛里了遗失了。

童年还会用狗尾巴草做一些小玩意儿,一根可以做成一个“戒指”,两根可以做成一个“小提琴”,细细的茎当做琴弓。假设是在童话故事里,狗尾草做的小提琴一定能奏响很是卓绝的音乐,说不定还会有不堪设想的美好的事时有暴发呢。

Queen’ Anne’ lace

像新娘手套上的蕾丝;像少女裙摆边的蕾丝;像古董窗帘布的蕾丝,没有比野胡萝卜更像蕾丝的花儿了。

“ 安妮(Anne)”可爱,恰似它白白的小花一般天真无邪,“Queen”高贵,如同它繁复隆重的花冠和优雅的身姿。

野胡萝卜花看起来纯洁高贵,却不是什么样娇气的花儿。第一次探望它是在一片抛弃多年的工业园里,出尘绝美的花儿生长在残破的断壁残垣之上,令人难以忘怀。在自己内心,野胡萝卜花就像流浪在民间的公主,历经了累累不方便也不忘初心,最终身着蕾丝的嫁纱和他的皇子走向forever。

Birds’ eye

春季在哪儿啊?冬日在哪个地方?冬日在这小鸟儿的眼睛里。

阿婆纳开在青春里最温暖的时候,蒲公英,紫花地丁,紫云英花都钻出了本地,小草绿油油的。热闹的一场花事,令人回忆深入的要么大妈纳,紫色的纸牌上散落的点点肉色小花,大地上都眨巴着藏蓝色的小眼睛。

以此时候小鸟也先导歌唱。叫做“小鸟的肉眼”比“春日的双眼”更加诗意吧。

 时间类

Morning glory

英文里的“上午的宏大”和日文里的“朝颜”这五个名字真是不约而同。英文里看到了它主动的一端:下午的宏伟,日文看到它哀伤的一头:刹这的面相。

足见“夏季的清早开的最早的花”是人人对牵牛花最深的印象。想起刻钟候的暑假,东方刚显露鱼肚白的时候便出门玩,走过草丛,双脚沾满了露水。一切如故冷静的,只有牵牛花红红蓝蓝开的繁华。等到阳光升起来,玩罢了回家的旅途,牵牛花已经蔫了。

大概它们的小喇叭是用来呼唤太阳的啊,太阳一出便很快萎缩了。

Four o’ clock

四点钟?猜猜那是什么花。它的闽南语名字和英文名有异曲同工之妙:“紫茉莉(Molly)”也叫“晚饭花”“洗澡花”,上午四五点钟开班开放。中文比较含蓄,会意地用“洗澡”“晚饭”表现深夜以此时辰,外国人就相比较谨慎,精确到几点钟。

儿时门户后有一大片紫茉莉(Molly),下狗时候采上一小把再配上两片葡萄叶插在小瓶子里,雅观极了。我顾名思义地以为洗澡花就是用来洗澡的,便效仿电视剧里用花来泡澡的公主仙子们,采了紫Molly来泡澡。结果二姑告诉我紫茉莉刚打过除草剂,求我当即的思想阴影面积。

这时候相信洗澡花是用来洗澡的,就像相信圣诞老人会送礼物给大家一如既往深信不疑。这么些傻乎乎的童年佳话现在成了宝贵的追忆。

Primrose

本条名字要拆开来看,prim-这么些词根有中期,从前的意思,rose就是玫瑰,联系中文里用一个事物指代一类东西的手段,玫瑰在此地应该代指百花。

新春的花不少,最得到确认的要么迎春花,要不怎么会赢得这么些名字呢。迎春花从滴水成冰的十二月就起来开放,回忆中到了三八妇女节的时候开的正盛,我们一群孩子便采来当做送给四姨的赠礼。

喜迎春花先开花后长叶,最奇的是它看起来像是花萼的片段,其实是纸牌的胚芽。花落之后,叶子便展开开来,一根根黑色的花枝变成了红色的枝条。高中的时候还为迎春花写过一首稚嫩的小诗:

莺燕还未歌唱  / 枯枝还未发芽  / 它已在枝头激起  / 一只只红彤彤的小火把
/  又吹响金灿灿的小喇叭

盛开在妇女节内外  /  扎成一大把  /  稚嫩的小手采下  / 送给大姨最好的花
/  有尘土的地方就能发芽  

夏日来到的时候  / 花萼张开了小手 /  变成了叶子重新萌发

写意类:

Kiss me over the garden’ gate

有动词,有宾语,还有状语,不像一个名字,倒像是一句诗了。这句英文诗翻译成中文就是水边常见的红蓼。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花儿,红蓼却收获了南梁文人的累累笔墨垂怜。

小雨寒塘外,萧条广隰中。花逢秋至盛,人爱水边红。碎缬排霜叶,纤蕤拂露丛。尊罍不见赏,留得伴溪翁。 ——苏颂 《 和刁推官蓼花二首 》

十年诗酒客刀洲,每为名花秉烛游。 老作渔翁犹喜事,数枝红蓼醉清秋。 ———陆务观 《蓼花》

蔟蔟复悠悠,年年拂漫流。郑谷蔟蔟复悠悠,年年拂漫流。差池伴黄菊,冷淡过清秋。晚带鸣虫急,寒藏宿鹭愁。故溪归不得,凭仗系渔舟。———郑谷《蓼花》

红蓼在大家这时候有一个“鞭炮花”的名字,红红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开放,与浮萍,与芦荻,与秋水,与长天为伴,自由自在地随性生长。红蓼就像是乡野女人,热烈,不羁,又看淡尘世。花园里的贵公子,假如你想吻自己,要穿过花园的这道栏杆来到这农村的水泽畔来。

Day flower &Window’ tears

“一天的花”“寡妇的泪水”,都是伤心的名字。大概是因为它的花瓣柔软易碎,又是那么的单纯到忧郁的褐色。

骨子里鸭跖草在我看来是积极阳光的,青葱可爱的藏棕色,明亮的黑色,金灿灿的艳情,色彩的饱和度相当的高,生命力也万分强。

鸭跖草叶子的形制像竹叶。刻钟候红眼表妹家有一片竹子,便哀求表嫂给自家挖几棵小竹子回去种。这时还不明了竹子刻钟候是竹笋,三嫂给本人挖了一丛鸭跖草,我满心欢喜地带回去种,那“竹子”当然是怎么也长不大,还开出了褐色的花。

Sommer gjaekken

以此单词是印度语印尼语,直译过来就是“冬天痴”,痴痴期盼着春日的花儿。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斯诺(Snow) drop”,盛开在冰雪中像雪滴一样,也是不行形象的名字。然则我更欣赏“春日痴”,因为安徒生的童话故事《春季痴》。

这时候看这一个故事的时候被痴痴的花儿感动到。后来才了解,故事的后面还有一个故事。安徒生写这篇童话,是因为一个对象不满旁人叫花儿“秋天痴”这些名字,记挂孩提叫的“夏季痴”。于是请求安徒生写了那多少个故事来软广。

假诺不是其一动人的对象,假如没有安徒生这些故事,也许花儿的那一个名字就失传了吧。名字美,童话美,童话背后的故事最迷人。

(这么些单词的泰语是在百度上查的,还不确定科学。在维基百科上搜了长久或者没有找到它的规定的名字。)

ps:(图片均来源于花瓣网,文中的很多英文名字都是在蔓玫小妹妹的随笔里学到的,也有自己的特有的英文名字。加上了温馨和每种花的故事以及对每种花的接头,写了这篇著作,希望我们爱不释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