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希腊化及中世纪军事学——《教育学了没?》笔记

希腊化时期的历史学

古希腊理学在亚里士多德(Dodd)时期达到极限,自她死后至中世纪宗教占主导地位前的600多年里,没有什么人能超过希腊文学三杰(苏格拉底、Plato、亚里士多德(Dodd))的地点。

古希腊医学三杰

这一时期的各种理论,诸如怀疑论、犬儒主义、禁欲主义和新Plato主义,基本上是前任的拉开,没有什么样重大突破,并且禁欲主义和新Plato主义还给后来的宗派统治提供了生长的土壤。你想啊,Plato主义里”完美无暇的见识世界”不就是宗教上的极乐世界嘛?

乘胜Alerander帝国的兴起,希腊城邦陷于被统治的指标。社会政治骚乱,人们不再有以前这种安稳富足自由自在的生活,各阶级的顶牛也不断涌现。这时的文学钻探也转发探索个人幸福与精神救赎。此期间也不乏有洞见的文学理念,例如:“万事万物都契合着理性法则,我们不应当被激情驱使,去强求这个不能满足的欲念”,“我们得以凭借自己收获幸福的人生,不需要去追求及敬畏超自然的能力。”,”短暂的欢愉不但不可能散文家得到幸福,还可能是人感受到痛苦。”

不过,在一个不易跟不上思想的时日,这一个医学思想都陷入一种空谈。而宗教的面世,恰好填补了这一空荡荡。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好像都用宗教都能自圆其说。为何?
这与人类的合计谬误有关,《明智行动的办法》一书中所提到的想念谬误:”为啥很差的理由往往也能用”,“单一因果谬误”,原文如下:

When you justify your behaviour, you encounter more tolerance and
helpfulness. It seems to matter very little if your excuse is good or
not. Using the simple validation ‘because’ is sufficient.
若是大家给自己的行为一个理由,就会拿走更过的敞亮和支撑。让人吃惊的是,理由是否充分并不那么重大,只要有“因为”那么些简单的词就够了。(002页)

The fallacy of the single cause is as ancient as it is dangerous….As
long as we believe in singular reasons, we will always be able to
trace triumphs or disasters back to individuals and stamp them
‘responsible’.单一因果谬误是绵长的…因为假设大家深信原因是唯一的,那么大家总能将胜利或灾难归咎到一个人身上,将其贴上“责任人”的价签。(197页)

宗教在大势所趋意义上具备实际的法力,至少能让坚苦别克在精神上裁减担忧,我觉着宗教仪式中的忏悔,就与现时代心绪咨询有着异曲同工的效能。


中世纪工学

中世纪高于从公元3世纪起初,直到到15世纪文艺复兴以前的1200年时刻,宗教扮演了大BOSS的角色。这时的文学就不啻一个被下放边疆的耿直武官,虽然皇帝不想听他的谏言但又想表明他的法力。宗教为了求证自己的客观,试图透过军事学来展现自己的心劲思考,稳固自己的底蕴。传教士们想向世人评释信仰并非只是情感上的诉求,仍然经过严酷历史学论证后的真理。这实在背离了农学的初心:由此理性与反思得到知识、认识世界。

教育学与宗教的区别

宗教也不用只有消极的一边,在13世纪的时候,各地宗教团体起始创造大学系统,先后建立了法国首都高校及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加州特拉维夫分校高校、斯坦福大学、海德堡等现代的大腕学校,那可谓是中世纪时期最大的贡献了。它后人不要要再从口耳相传或散落的编著推测前人的思念,而能以序列的艺术来钻探法学。我记念《权力的游玩》里的学者,他们也是上得高校,哈哈,我当成太迷这部剧了。

《权力的玩耍》剧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